<bdo id="1nmef"></bdo><noframes id="1nmef"><noframes id="1nmef"><rt id="1nmef"></rt><delect id="1nmef"><rt id="1nmef"></rt></delect><noframes id="1nmef"><noframes id="1nmef"><rt id="1nmef"><rt id="1nmef"></rt></rt><noframes id="1nmef"><noframes id="1nmef"><rt id="1nmef"></rt><noframes id="1nmef"><rt id="1nmef"><rt id="1nmef"></rt></rt><noframes id="1nmef"><rt id="1nmef"></rt><noframes id="1nmef"> <noframes id="1nmef"><bdo id="1nmef"><rt id="1nmef"></rt></bdo><noframes id="1nmef"><rt id="1nmef"></rt><noframes id="1nmef"><bdo id="1nmef"></bdo> <noframes id="1nmef"><bdo id="1nmef"></bdo><noframes id="1nmef"><noframes id="1nmef"><noframes id="1nmef"><rt id="1nmef"><delect id="1nmef"></delect></rt><bdo id="1nmef"><rt id="1nmef"></rt></bdo><bdo id="1nmef"><rt id="1nmef"></rt></bdo><rt id="1nmef"></rt>
中文   |  EN
秦皇島輕烴能源有限公司
地址:秦皇島市開發區六盤山路金明大廈A14-09
郵編:066004
電話:0335-3399909
傳真:0335-3399909
郵箱:qhd_nea@163.com
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首 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未來5年,3大變化將重塑環保行業格局
添加時間:2021-06-17 瀏覽次數: 38
與行業底層技術的“穩定性”相比,環保行業的外部正在醞釀著一場大的變化,稱其為百年之大變局不為過。這些變化之大之多,足以在未來5年重塑環保行業的格局,沒錯,現在開始5年足以有翻天變化。

最近和行業里不少朋友交流,我發現大家今年的心態變化那叫一個巨大,尤其是那些老江湖(成熟的企業家),他們敏銳的察覺到了環保這個行業正在經歷著和以往不太一樣,甚至在很多地方可以說是太不一樣的發展。

如果用一個詞來描述今年環保行業的特點,那一定是“變革”二字。

這聽起來有些與行業特質不符,對于一個連“變化”都是稀缺事的行業來說,“變革”是多么的遙不可及。

身邊經常有朋友調侃環保行業是傳統行業中的傳統行業,有個很好的朋友,他告訴我,自己有時候會半夜突然驚醒,我問他為什么,是不是PPP項目又停工了,他說不是。

一番交流后發現,原來他是因為自己經常夢到公司每年幾個億的收入,用的技術竟然是一百年前的,而且這技術還不是自己獨家秘密,所以一夢到這就會把自己驚醒。

公司每年近3億的業績,核心技術支撐竟然是100年前的開源技術(很多做技術的朋友應該意識到了,這里說的是活性污泥法這類“古老”的技術),如果不是真實故事,拿著這樣的商業計劃書去融資,投資人多半會認為此人非傻即瘋。

之前還真有投資人說過,如果你不想創新還想發財,那就是去做環保,當然這是一句私下調侃的話,不能當真。

不過,對于一個還在大范圍應用50年前甚至100年前技術的行業來說,“變革”的確是最稀缺的東西。

但與行業底層技術的“穩定性”相比,環保行業的外部正在醞釀著一場大的變化,稱其為百年之大變局不為過。

這些變化之大之多,足以在未來5年重塑環保行業的格局,沒錯,現在開始5年足以有翻天變化。


01
大勢之變
終局之戰提前打響

1. 環保的終局之戰:碳中和

自從去年底開始,環保行業開始頻繁的出現一個關鍵詞:碳中和。

和其他熱點不同,這個熱點沒有很快退去,甚至今年上半年多次出現熱度疊加上升,就連小區里負責垃圾回收分類的志愿者老阿姨都開始拿碳中和來說教大家要自覺進行正確的垃圾分類工作。

因為所有人都在談,這件事很快就變成了房間里的大象,大家潛意識里已經開始忽略它了。

其實碳中和的重要程度早已超越了熱點和風口的概念,那碳中和的重要度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用一個詞可以較為準確的形容:中國最大的政治。

當下碳達峰、碳中和,已然成了中國最大的政治,同時也是世界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兩大貿易陣營的最大政治問題。

碳中和的明線是人類對環境保護的升級,但其背后的暗線是國際貿易第一陣營的入場券,有了這張入場券,你的東西才能用相對公平的價格和待遇賣給所謂的發達國家。

在發達國家的制造成本和科技創新這兩道護城河都面臨崩塌的情況下,碳中和已經成為未來世界貿易和國際競爭的全新和更高的維度。

換句話說,碳中和也是西方發達國家用來封印那些冒頭的發展中國家的為數不多的相對體面的手段,如果這個也不足以構建護城河,那剩下的就只有槍炮了。

所以,一旦我們失去環保的優勢,那就意味著我們國際競爭力的維度缺失,而競爭維度的缺失是致命的。

在這場世紀之戰中,環保人要解決的問題的重要性絲毫不比攻克芯片難題要弱,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我們的這場生態環保戰役,從國際局勢的長期性來看,有一戰定乾坤的作用。

所以,只有用“最大的政治”這個詞才能較為準確的描述其正在以及日后會產生的變革性影響。

2. 我們為什么要提前“參戰”碳中和?

在美國學者自己寫的《貿易打造的世界:1400年至今的社會、文化與世界經濟》一書中,他們坦率的指出:

國際上的競爭從來就毫無公平可言,你想要上牌桌,就要遵守牌桌上的游戲規則,而這些規則只有強者才有權制定和修改。

我們要做的是先上牌桌,缺的功課,私下補上,為了在未來不下拍桌,我們就必須把輸在起跑線上的時間贏回來。

碳中和這場環境的終局之戰,我們提前在國內扣動扳機是必然的戰略選擇。

3. 碳中和是環保行業最大的勢

對于環保行業而言,這也是和我們相關的最大的那個大勢。

眼下大家都是做環保,但未來環保行業只會有兩類企業,一類是不符合碳中和大勢要求的企業,一類是符合碳中和要求的企業。

環保企業首先要環保,這不僅是行業對自己的底線要求,也會是碳中和大勢下企業發展的必然選擇。

而回看我們當下的技術儲備,是完全跟不上趟的,這是一個大的挑戰,也是未來十年競爭的最大機遇。

來自碳中和的競爭維度,放在國際上有效,放在國內也依然有效,這是大前提和小提前的關系,我們要想在國際上贏得碳中和優勢,那我們就必須在國內的每一個局部讓符合碳中和的企業上,讓不符合的企業下。

對地方政府而言,碳中和也正在深刻的影響著他們的“十四五”規劃、項目建設、投資、管理等方方面面。


02
勢力之變
開啟“諸侯割據”時代

當下環保行業的競爭局勢,像極了“戰國時代”。

諸侯林立,鑼鼓喧天,各省市環保集團如雨后春筍般“突然”涌現在你的朋友圈里,這儼然已經成了國央企們的一次超大規模轉型,這種方向相同、步調一致、力度巨大的轉型在歷史上極為少見。

這種突然涌現的超級勢力,對行業的發展來說不是一種變化,而是一種變革。

年初有位徐州的讀者,畢業后干環???0年了,也算是該見過的市面都見過了,他在一次還算正式的會議上問了我一個問題,這個問題當時讓我很難回答:

江蘇成了江蘇環保集團,為什么徐州又成立徐州環保集團,是不是未來每個市都會成立自己的環保集團?

到目前為止,目前全國省級25家環保集團中,各省政府、部門就直接持股了17家環保平臺。

除此之外,各地市一級別的環保集團也在緊鑼密鼓的籌備和掛牌之中。

就在民企還沒琢磨清楚到底該如何和省級環保集團打交道的時候,市級環保集團已經開張,面對如此多的”超級上游“,未來如何開展業務,這將會是一門非常值得研究的學問。

可以預見,重點省、市集團化運作環保項目已是必然趨勢。

這背后不僅僅是政策導向的問題,而是中國的環保產業大到且緊迫到足以裝下全世界的環保企。

威立雅和蘇伊士組團參賽,是環保企業世界第一和世界第二自身增長的迫切需求,也是對中國環保市場的敬畏。

說到這,可能會有朋友擔心“諸侯割據”時代的環保產業,市場化會不會是個問題?

這種擔心其實是毫無必要的。

因為環保產業的市場化一直是個問題,無論是往前看20年還是往后看20年,這都將是個問題。

環保產業的市場化問題的解決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在發展中解決。

這個產業的發展提不了速度,市場化的問題就得不到解決。而如今的從中央到省市、從民企到混改企業、從內資企業到外資企業的踴躍參與,對行業市場化的問題的解決,一定是大有益處的。

能攪動環保這壇水的一定是數量龐大的大玩家和超級玩家的參與,只有水動了,浪起了,小玩家才有更多機會,這個產業才會加速演進。

“諸侯割據”時代的特點不是固守邊界,劃線而治,而是硝煙四起,群雄逐鹿。

未來5-10年,中國環保產業一定是精彩無限,波瀾壯闊。


03
角色之變
改名大潮的背后

1. 改名就是生產力

從去年2月開始到現在,已有近30家環保企業對自己的名字下手。

無論是對個人還是對企業,改名都是一件大事,但對于絕大多數改名而言,背后的原因幾乎是一樣的,那就是自己的名字已經成為阻礙自己進步和前進的絆腳石。

環保行業當下的改名潮,尤以國央企為主,更名的背后,是發展戰略的重大調整,輕盈的靈魂已經裝不下鴻鵠之志。

如果再往深處看一層,這改的不僅僅是一個名字,而是一個新的時代。

名字的背后是定位的重塑,是生態鏈的分化,是游戲規則的重新制定。

環保行業的混改還在繼續,現階段的混改是撈大魚,而環保這個江湖上有看家本領的小魚小蝦才是這個生態里的有機力量,撈完大魚還要撈那些厲害的小魚。

至于最后會撈到什么程度,這也是混改這項改革要思考的關鍵問題。

撈少了,干活不得勁,撈多了,小魚小蝦也撈,最后生態的活躍度一定會下降,長期看并不利于產業創新和發展。

2. 兩大核心角色

但無論如何,混改潮進展到現在,環保行業生態的兩大核心角色越來越清晰:

一種是現在的各路環保集團們,以及正在琢磨著要不要也改成名為環保集團的各地方水務、環衛、城建等口子的地方隱性大佬們,這類角色主要負責項目投資,本質上是個帶項目投資的環保運營商;

另一種則是具有較強環??萍紝傩缘钠髽I,多為民營企業和被混改的企業,這類企業本質是技術供應商或者叫解決方案提供商。

這看起來是挺美好的構畫,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大家各司其職。

但,結局真會是這樣嗎?

現在行業里已經有人開始擔心,這種分工是否具備可持續性,會不會好景不長,這些帶著錢袋子的集團們最終是不是要吃掉上下游,自己搞起一條龍服務。

坦率的講,這是很多民企甚至一些地方性國企的擔心。

從當下環保行業的實際來看,雖然投資運營和技術解決方案的供應分離已被迫成為中國環保的一個大趨勢,但我們現在也可以看到,不少國央企進入環保行業后,并沒有把自己的角色簡單的定位成項目投資運營商,而是想吃掉整條產業鏈上的利潤。

有人可能會說,沒什么好擔心的,被收編了豈不是更好?

這是站在被收編當事人的角度來看問題,如果站在整個行業角度來看,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3. 守好各自的本分

任何一個細分領域或者細分產品的國有化,這都很大程度意味著,這個細分領域或者細分產品在當地的競爭已經結束。

國央企的收購和民企之間的并購行為是有關鍵差異的,前者的并購意味著需求側和供給側的徹底整合,游戲結束;后者并購更多的是能實現對供給側能力的優化,游戲會繼續,如果游戲無法繼續,那一定會被約去喝咖啡,接受反壟斷調查。

當然,這里并不是在一棍打死國央企的并購和一條龍戰略。

中國環保產業崛起,一定會伴隨少數幾家(注意,不是一家)超級環保巨頭的誕生,體量會超過威立雅和蘇伊士之和,并且能夠走出國門,在國際市場上與世界環保巨頭們掰手腕。

但我們誕生的巨頭不能僅僅是體量上的大,對于一個工程與科技并重的行業,既大又強才是關鍵,能在資本和技術上實現對國際巨頭的趕超。

而能誕生這種巨頭的土壤,一定不會是死氣沉沉的市場和生態,它需要廣闊的市場和充分的競爭,這是孵化巨頭的必要條件。

要在比西方發達國家短一倍的時間內實現碳中和,我們需要的不是一個大的環保產業,而是一個大而強的產業,這是實現碳中和的基礎。

否則我們憑什么在大幅壓縮時間的情況下實現對歐美的趕超,唯有技術創新,做大做強。

對于民企來說,這也就是巨大的機遇。

在環保領域,如果說民企還有存在的必要性的話,那就只有兩個字,技術。

更準確來說是具備顯著競爭優勢的技術以及技術的產品化和標準化,在專精特優上狠下功夫。

守好本分,就能找到位置。有了自己獨特的位置,就拿到了這趟環保高鐵的車票。

找準定位,卡好生態位,遵守游戲規則,剩下的就是享受這個環保大時代的紅利。


04
寫在最后
物換星移的時代

多少年以后,當我們回過頭來看,十四五開局之年聚齊的這些變化,很有可能是促使中國環保產業提速和變革的關鍵因素。

這些變化很難用好壞來做判斷,因為這取決于主要受益者會如何利用這些變化(變現?or變革?、做大?or做強?),但無論如何,它們都一定會對中國環保產業的格局產生重大乃至顛覆性的影響。

風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瀾之間。就在你我的渾然不覺中,時代已物換星移,完成了變遷。

現在身邊仍然還有朋友會疑惑焦慮,是不是選對了行業,我的答案依然沒有變化:

往前看40年往后看40年,當下無疑是一個環保的大時代,行業大幕才剛剛拉開。

借用一句丘吉爾的名言,“ 這不是結束,甚至不是結束的開始,而可能只是開始的結束?!?/span>

當然,在這樣的大時代,與強者為伍,與智者同行,才對得起自己,不辜負這個時代。
來源 | 青山產業評論

聯系我們

地址:秦皇島市開發區六盤山路金明大廈A14-09
電話:0335-3399909
郵箱:qhd_nea@163.com

冀ICP備18021249號 qhd-energy.com Copyright ? 2018 秦皇島輕烴能源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新藍網絡
友情鏈接:新藍網絡
在线不卡av片免费观看
<bdo id="1nmef"></bdo><noframes id="1nmef"><noframes id="1nmef"><rt id="1nmef"></rt><delect id="1nmef"><rt id="1nmef"></rt></delect><noframes id="1nmef"><noframes id="1nmef"><rt id="1nmef"><rt id="1nmef"></rt></rt><noframes id="1nmef"><noframes id="1nmef"><rt id="1nmef"></rt><noframes id="1nmef"><rt id="1nmef"><rt id="1nmef"></rt></rt><noframes id="1nmef"><rt id="1nmef"></rt><noframes id="1nmef"> <noframes id="1nmef"><bdo id="1nmef"><rt id="1nmef"></rt></bdo><noframes id="1nmef"><rt id="1nmef"></rt><noframes id="1nmef"><bdo id="1nmef"></bdo> <noframes id="1nmef"><bdo id="1nmef"></bdo><noframes id="1nmef"><noframes id="1nmef"><noframes id="1nmef"><rt id="1nmef"><delect id="1nmef"></delect></rt><bdo id="1nmef"><rt id="1nmef"></rt></bdo><bdo id="1nmef"><rt id="1nmef"></rt></bdo><rt id="1nmef"></rt>